屿笙俱来

喜爱米英,喜爱温柔的人和时光。

【自翻】哈佛校友在个人网页发表的博文

真的是……


风化雨:

作者Larry Cheng哈佛毕业,2004年作为风投人和真马真花有过几次会面。文章写于2009年,发表在自己个人网页,没什么人关注,作者好像只是写来怀念。现在作者有了新的身份新的个人页面,larrycheng.com也很久不更新了


我翻译出来,船员们来品品,看了绝不后悔




译文如下:


这个故事发生在thefacebook推出几周后。


那是2004年3月,我参加了哈佛大学学生机构(HSA)【译者注:Harvard Student Agencies是世界上最大的学生管理公司,为哈佛大学的学生提供就业机会和商业教育】的校友活动 。作为HSA的前任主席,我参加此次活动是为了与学生和学校保持联系。晚会即将结束时,我问当前的HSA管理员之一,“学校里最近最酷的是什么?”她坚定地回答,“Thefacebook。上个月刚刚出现,校园里每个人都在使用它。“原来是一些二年级学生建立了一个网站,旨在成为比Freshman Facebook更好的线上社交——Freshman Facebook是一本实体书,一本带着所有一年级新生照片的新生手册(或者说约会手册)。


带着好奇我回到家,输入了thefacebook.com(现在将其称为Facebook)。这个网站只对那些拥有harvard.edu邮箱地址的人开放,幸运的是我的post.harvard.edu校友邮箱也很有用。登录并查看功能后,我突然明白,这个网站的创始人做了一个简单而绝妙的创新,这在其他任何社交网络中都不存在。他们将哈佛课程目录上传到网上,因此只需一个下拉菜单,你可以通过和你上同一门课的同学来对整个社交网络进行分类。Freshman Facebook的限制是,如果一个高年级学生引起了你的注意,那么就没有可靠的方法来找出那个人的名字或者了解他或她。但现在有了Facebook,你可以从课堂上回来,上网,按照课程进行搜索,点击照片,找到那个人 ——看吧,你可以看到所关心的那个人的一切,这比Freshman Facebook做的更多。 Facebook是杀手级的大学约会应用程序。




那时我已经在一家投资初创企业的风险投资公司工作,我很想见Facebook幕后的人,也许这会有一个投资机会。我浏览网站,发现这是“a Mark Zuckerberg production”。我给Mark打电话,并安排第二天下午在Henrietta's Table,剑桥市查尔斯酒店的一家餐厅见面。我下午3点到达餐厅,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等在那里。因为波士顿当天少见的温暖天气,我们决定坐在外面。我们点了一些饮料,他们开始给我讲述一个全新又令人兴奋的故事,他们和其他一些伙伴,一起创建Facebook。




Mark和Eduardo他们的合作关系中是一个互补的整体。Mark作为一个侵略性强烈的男性让我吃惊【译者:作者的用词是Alpha male!!尖叫!】。他年轻自信,野心勃勃,散发出杀手的本能。他不怯于分享他主宰大学市场的愿望。他也是幕后技术远见者。Eduardo礼貌而不张扬,他是那种好像就是你的大学室友的人。他是快乐的,亲切的,可爱的。他似乎是最快的追随者。很明显,他也是商业头脑。虽然两人都流露出某种天真,但他们都相信自己将改变世界。他们是对的。


会面之后,我的脑海里充满了Facebook的潜力。仅仅几天后,我与Mark和Eduardo进行了第二次会面。我们再一次在Henrietta's Table见面,这次是早餐。我先到了,当Mark和Eduardo进来时,很明显看出来他们为这次会面特地早起了。事实上,Mark第一次面带笑容并说他平时不会早起。我真的很感激。当我们开始讨论生意上的事情时,我向Mark和Eduardo询问了他们对Facebook的计划以及他们对接受风险融资的兴趣。他们表示,他们尚未与任何风险投资家会面,但与几位天使投资人进行了一些初步讨论。Mark还表示他打算离开学校,前往硅谷全职领导Facebook。Mark似乎坚定地致力于此,而Eduardo则试图表现出同样的信心,但未能成功。我问他们是否考虑过公司的价值。Mark自信地表达了几位天使投资人给他的估价。Eduardo睁大眼睛,停顿了一下,试探性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邀请Mark和Eduardo下周来我的办公室。虽然我不确定这份投资是否适合我所在的公司,但我决定花几个小时,给他们看一遍空白的投资条款表。我想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人投资Facebook,Mark和Eduardo多了解标准的融资条款是大有益处的。我觉得我一定有责任确保他们受到足够的教育,不会签署一份糟糕的协议。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拿着一份空白的投资意向书。我看着每一个术语,用最简单的语言解释了它们的意思——“优先”、“投票权”、“反稀释”、“保护性条款”、“注册权利”、“信息权利”、“董事会”等等。这一次Eduardo表现出了自信。几乎所有的条款他都清楚地知道这些条款的含义,他自信地点头。他说他“在学校学习过”。我察觉这很奇怪,因为我在哈佛的时候,学校没有提供单一的金融课程,更不用说风险投资意向书了。也许是课程已经改变了。尽管如此,我还是继续解释细节,假设他们没有事先的知识。


会议结束后,Mark和Eduardo告诉我,他们没有回学校的交通工具,他们坐出租车来见我的。我感到内疚,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没有车,我自己开车送他们回去,付了他们的车费。我们在路上聊得很开心。我们谈到了Eduardo在Wellesley学院的女朋友,他显然很迷恋她。我们和Mark谈了关于硅谷和搬到加州的事,他对此满腔热情。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一段时间后,我们从剑桥-奥尔斯顿出口回了哈佛,我让Mark和Eduardo在约翰斯顿门下车,那是通往哈佛校区的主要入口。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Mark和Eduardo,因为这项投资最终没有成功。那以后,Mark显然改变了世界——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样。Mark已经完成了他所说的一切,甚至更多。但是,当我回想这段经历时,我很想知道的是Eduardo发生了什么。我很早就听说了Mark和Eduardo分手的事,这让我想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Eduardo在整个过程中是如何被对待的。当现在的人们谈论Facebook的故事时,Eduardo似乎从许多版本中被删除,并被包含在一些其他版本中。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Facebook永远是关于Mark和Eduardo的。不管上面写了什么,我始终相信Eduardo Saverin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




(Eduardo,如果你读到这个,给我打电话。我们去吃点东西吧。Henrietta’s Table——我来开车。)




2009/06/15/


翻译:风化雨






——————


回想TSN我泪流满面……





评论
热度(795)
  1. 反神锋无影协会会长风化雨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哭到被追杀
©屿笙俱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