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笙俱来

喜爱米英,喜爱温柔的人和时光。

【蔺苏】梅蔺日常之蔺氏汤圆

大家元宵节快乐!大家要团团圆圆的~

23333紧赶慢赶总算是赶上了| ू•ૅω•́)ᵎᵎᵎ

——————————

正月十五,元宵节。

梅长苏早早就接到了誉王府和穆王府的请帖,说是元宵节本身就是个团圆的节日,苏先生一个人太过冷清,邀苏先生来府一聚。

梅长苏也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苏宅,太过冷清了。便打算选上一个,过去坐坐,毕竟新年还是要讲究一个热闹的。

原本没什么好选的,那个时候的霓凰已与他相认,他这个做兄长的,自然当给她这个面子。

誉王原本就是被抛弃的份,转折是在这里时候到来的,跟一张同誉王府的请帖一同送进来的纸条有关。

是誉王亲自提笔写给他的,意思倒是不难理解。大致就是他们请来了在宫中做菜二十载的御厨霍老先生,愿为苏先生做菜。

身为吃货的梅大宗主在看到这就话了之后,差点没立马奔去誉王府,吃霍老先生的菜。

试问当年的金陵的谁不知,林家小殊最是爱吃霍老先生做的菜?甚至因为太喜欢了,还让萧选给知道了,当初还差点将霍老赏赐个林府。还是林燮百般推辞,说不可夺天子之厨,才罢休的。不然,霍老先生恐怕早已与林府当日的众人一同离世了。

然而还没等梅长苏自己做出决定来,某个自称是从南楚跑断了腿就为了陪他过一个元宵节的人就已经研了墨提笔给两个王府回话了。

蔺少阁主洋洋洒洒写了三页纸,写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大致意思就是:“苏先生有约,下次提早。”

梅长苏坐在火盆前斜眼望他:“蔺少阁主从南楚跑断了腿的跑过来,原来就是为了在此事上给苏某出谋划策啊。”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蔺晨瞪他:“我大老远的跑过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个日子,你看你呢?居然在誉王和你当年那个小丫头霓凰跟前纠结这么久,还半点没有想到我,要不是我自作主张的给你拒绝了去,莫不是你还真打算在其中选上一个,抛下我一个人去胡吃海喝了?”

“诶。”梅长苏有点讪讪的,他在此之前的确都纠结在一个吃字上了,竟将蔺晨完全抛到脑后去了。想到此处,再开口难免底气不足,小声的反驳他的话:

“你我也不是亲人,都说亲人团圆,我又干嘛要想你?”

“你还真是忘恩负义啊梅长苏,”蔺晨夸张的大叫起来,想了想随即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是呀梅宗主,咱俩还真不是亲人,这点你说的对。但咱俩是家人,元宵节,不就是要和家人一同度过的吗?”

“莫不是梅大宗主已经忘记了昨夜之事?要蔺某帮着在想起来?”

此话说的轻浮极了,偏偏当事人还好端端的站在,似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话中充满的歧义。

“蔺晨!”梅长苏有些恼了,回过身子来瞪他。

“好啦好啦,”蔺晨双手抬起作安抚状:“咱俩同床共枕这些年了,可到现在跟你每次提起来,你却都是这幅恼火的样子。”莫了还睁大眼睛问他:“有这个必要吗?”

还不是都因为你!每次都提的什么事情?!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梅大宗主愤愤不已。

当然这话他也只能自己想想,真真正正说给蔺晨那是不可能的,不然怕是又要让那厮乐呵呵的笑话一年了。

“那你怎么赔我失了吃霍老先生菜的机会?”梅长苏无奈之下只好转移话题,歪着头瞧他。

这也算是个难题了,纵然琅琊阁在神通广大,想必也不可能在半日之内,找到一个可以与霍老相比的厨子,况且就算是勉强找来了,只要他梅长苏说不好吃,那他蔺晨还是算赔不了的。

综上所述,这是一场梅长苏自己不愿意,蔺晨就永远败北的事情。

万万没想到的是蔺晨却一口允诺了下来:

“那肯定是有比霍老先生的菜更不容错过的美食等着梅大宗主,我才敢坏了长苏你的好事啊。”

梅长苏斜了眼瞧他,带着微微的鄙夷:“都说琅琊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蔺少阁主莫不是知道了长苏心中所望的吃食,才如此的自信?”

“那我还真不知道。”蔺晨答的爽快,把扇子猛地一和:“但我向梅大宗主做担保,肯定亏不了你。”

“那苏某就愿闻其详咯。”



“……你带我来厨房干什么?”

在梅长苏说出那话之后,蔺晨就不说分明的将梅长苏拉到了苏宅的厨房中,还急急火火的将吉婶推出去,说是要亲自动手,下厨做饭。

“下厨啊,好东西当然要自己做才好吃的。”蔺晨答的随意。

“不是说君子当远疱厨吗?你还亲自下厨?”梅长苏嘴上虽这么说着,可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蔺晨,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啧,你不是一直不承认我是君子吗?再说了,为了心爱的女人,我可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蔺晨嘴上说个不停,而手上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慢下来。

将糯米磨成粉,往上泼了一些水,手脚麻利和成一个一个小小圆圆的白色团子。

“什么叫心爱的女人?!”长苏闻言一下子火了:“蔺少阁主最近还真是口无遮拦。”

“哈!”蔺晨抬眼看了对方一眼,梅长苏虽只是看着不曾亲自动手,却也因为离得太近而不免遭受波及。

可怜兮兮的糯米粉蹭的到处都是,就连脸上也沾到了,白兮兮的,让蔺晨鬼使神差的就上去亲了一口。

梅长苏本还在阴阳怪气的指责蔺晨是个登徒子,此时就被登徒子一口亲了上来,一下子给亲蒙了,傻乎乎的好一会儿才反应上来,蔺晨已经低下头继续干活了。闹了这么久他也不好继续生气,索性往灶前一坐,眼睛亮盈盈围观君子下厨。

将白团子一个一个的压成小薄皮,再将早早准备好用大油和糖再加上磨成粉的黑芝麻拿出来,往小薄皮里一放,狠狠的揉上两下,再丢入水中煮着。

蔺晨拿起布子擦了擦手,愉快的表示:

“大功告成!”

梅长苏趴在铁锅跟前看着里面翻腾的一个个小白团子,一副很是期待的神色。

“诶我说你这么大个人,怎么今天跟个小孩子似的,还趴在那看。”蔺晨晒笑一声,将梅长苏抱离了危险地域:“没见过?”

梅长苏摇摇头,表情很是认真:“没见过。”

林殊从小是何等的尊贵,即使是梅长苏也是江湖第一大帮的宗主,自然没机会见过。

“那你等会儿多吃点,这可是你亲自看着完成的汤圆。”

梅长苏乖乖地将头点如捣蒜。

“好吃吗?”等到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团子浮上来以后,蔺晨就率先给梅长苏盛了一碗,五六个小胖子挤在一起。

梅长苏不顾往昔的形象和烫一口气吞了两个,吃的开心,碗里面的小胖子们很快被他吃完了,蔺晨又笑着给他在盛,见他吃的如此开心,蔺晨觉得自己来之前在秦大师那里学的那几天很是值得。

“长苏啊,蔺氏汤圆怎么样?”蔺晨得意洋洋的开口:“比得上你那个什么霍老先生的菜吧?”

“比不上。”梅长苏刚才狼吞虎咽一碗下肚,闻言笑眯眯的抬头乐道:“你的手艺我随时就可以吃到,哪能和霍老先生的相比?”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吃着人家的饭还砸着人家的锅是吧?”


end

——————————

超级爆字数啊。。。终于写完了心累QAQ

看文留评么么哒,第一个有奖励!

评论(10)
热度(54)
©屿笙俱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