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笙俱来

喜爱米英,喜爱温柔的人和时光。

【蔺苏】梅蔺日常之山间上 (上)

张嘴,吃粮。

好吧是个玻璃渣=     =

短小的一发,一个脑洞('・ω・')

长刀等到清明磨好发✓✓



—————————


一.

月如玉盘,皎皎月光。

蔺晨是个阁主,如今已经不算年少了,老阁主退位以后他就当上了琅琊阁的阁主。


琅琊阁阁主蔺晨悠悠闲闲的一个人坐在大树底下,拿了三个白玉般的酒杯儿。

等人。



二.


聂屿笙是个道士,一个专门捉鬼的道士。


蔺晨等人的时候她恰巧也在这座山上,拿了两个酒杯儿,一杯是雄黄酒一杯是从自家酒院里偷的,等会儿她得请鬼喝酒,人家喝着酒自己啥也不喝有点受伤,索性爬墙给自己偷了一杯出来。


聂丫头找了个平地把三个酒杯放下了,坐在那儿打哈欠。


等鬼。


三.


莽莽山脚下不多时出现了两个人影,牵着手言笑这走来。一个身穿白衣低着头缓缓地走着,另一个就活跃多了,一蹦一跳的走着,身上蓝色的大衣也随着少年跳跃的幅度而上下摆动着。


白衣人在快要走近山顶的时候似是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神色认真的对身穿宝蓝色衣服的少年说道:


“飞流乖,马上就要见到你蔺晨哥哥了,要听话。”


“恩!”蓝衣少年乖乖地点头,一副认真的神色。


“飞流真乖,不要和你蔺晨哥哥说山下的事。”白衣人浅浅地笑了一下,手在少年的头上轻轻拍了两下,以表达喜爱之情。


“苏哥哥!”


“恩?”


“姐姐!”名为飞流的少年手指向一棵杨树,聂丫头刚好在那棵树上打瞌睡。


四.


白衣人脸上温和的笑容一点一点凝固住,过了几分钟后他面色不惊的抬头,从从容容的笑着,柔声安慰着身旁紧张无比的少年:“没事的,她不会抓我们飞流。”


别怕,飞流,没事的。


她不会抓你的,要抓也是抓我。


梅长苏低头自嘲的笑了一下,该来的总是会来,三年了,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恍恍惚惚已经三年了。


三年前他就知道,这样的生活终归不是正道。


强留一个鬼魂在人间,也是很困难的吧?


他笑着朝那个捉鬼的女孩儿招了招手,迎着女孩儿疑惑的眼神,他笑了:


“鄙人梅长苏,地界鬼魂。”


五.


聂屿笙一脸的惊讶。


这年头鬼魂也这么自觉啦?!不用她出马直接送上门是几个意思??


不管怎样先完成师父的任务再说,聂丫头二话不说,先打算给绑上。


“姑娘不必费劲,我不逃的。”


梅长苏淡淡的开口。


聂屿笙歪这头想了想,把雄黄酒递过去:“那就直接喝了咯,没有痛苦的。”


“谢谢姑娘。”那个人很是干脆的仰头喝了下去。


“……你不是鬼,为什么要喝?”


“啊?”梅长苏等到一杯酒下肚才发现,除了口上的辛辣,他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我没死?”


那死在北境的那个人又是谁?


梅长苏槽了。


六.


蔺晨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扔了酒杯往山下走,梅长苏这个小没良心的,莫不是迷路了?还是碰上什么人了?


他打算亲自下去看看。


奇怪。


蔺晨皱眉,他似乎不记得他是从什么地方上来的了。


他是怎么上来的?蔺阁主回想,似乎…他一直都待在这座山上?!


他从没有下去过,每次都是长苏带着飞流来看他。


而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


七.


“答对了,蔺晨才是‘魅’。”


一个少妇微笑着回答着儿子祁越和女儿楚荷的问题,闲在家中聂屿笙无事可干,索性给孩子们讲起多年前她还是少女之时,仅凭一时兴起当起道士,多年间发生的事情。

她也就当了两三年的道士,而那几年当中,那两个谦谦如君子的青年和那个单纯如白纸的少年给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娘, 那最后的蔺晨和梅长苏呢?”女儿楚荷眨着眼睛问。


最后啊.....


少妇微微皱眉,时间隔的太过久远,最后是怎么了呢?

———————————

看着是刀。。。。其实呢,看下去就知道啦!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多的话在来一发!!

首杀有奖励!

评论(22)
热度(41)
©屿笙俱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