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笙俱来

喜爱米英,喜爱温柔的人和时光。

【蔺苏】荷塘月色 (下)

六.

初夏。

那大梁皇帝竟然好大的胆子,一上来就不管蔺晨的惊与怒,将他的双手握住,一双鹿眼含泪,低低闷闷的叫他:

“小殊……”

小殊……?!

蔺晨整个人一怔,下意识就要挣脱他的手,“萧景琰,你在干什么。”他怒呵道。

萧景琰却不顾他的怒火和挣扎,继续盯着他的眼睛道,“小殊,你该醒过来了。”

“琅琊阁的少阁主蔺晨早在三年前的北境便已然逝世,你又何苦如此执念……”

“蔺晨”闻言整个人如遭雷劈,默然站立在那里,抿着嘴一言不发。

七.

残夏。

“蔺晨”愣了一下,恍恍惚惚间一张张破碎的画面扑面而来,那个人微笑着,执起自己的手,缓缓的与他的相握。

他缓缓地开口,轻轻的,却又一声一声打在梅长苏的心间。

他微微叹气:“你虽失信我却不能失言。”

他苦笑:“我答应了要陪你走到最后一天。”

他一副漫不经心的问:“累么?”

梅长苏突然想起了蔺晨在苏宅时对着他许下的游历四海的承诺,和那一日他含着泪抛出冰续丹时的伤痛。

梅长苏,你好恨的心…

“蔺晨”紧紧攥住衣角,手心里是满满的汗。在萧景琰的注视下竟低低的笑起,笑着笑着却又偏偏哭出泪来,眼泪流的肆无忌惮。

八.

初夏。

梅长苏拒绝了萧景琰的陪同,一人孤身上了琅琊山,还是如此的淡然幽静之所,可他现在看上去,却是索然无味。

太安静了,他年梅长苏新生之时,如此安然幽静之地,也会被那人染上几分人家烟火的味道,让人暖心怡然。

……也让那时的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没有抛弃了他,让他一人独自承受苦痛与孤独。

可惜现在没有了,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他自欺欺人的说自己就是那人,但他又何尝拥有那人的洒脱快乐,只不过是愚人愚己罢。

那个人走了,他的世界也终于是抛弃了他。

end

––––––––––

谢谢观看么么哒,发现懒癌被自家蔺治好了,爱你阿晨––––

评论(7)
热度(21)
©屿笙俱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