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笙俱来

喜爱米英,喜爱温柔的人和时光。

【蔺苏】春日正好

曾经的文,补个结尾上来。

还是当日因为两个人产生的感想,如今想来,时过境迁,也无法再拿给那人看了。

执笔而写,给曾经那么好过的两人。

我挺喜欢你俩那对cp

算是一个番外,前文……历史了都x设定跟着那个走的,不影响阅读。

——————————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

小蔺大夫闲来无事坐在医科室刷朋友圈玩,一个一个的刷过去,还不忘点上一个赞。

突然就收到了未名的私敲,问周末要不要带着男朋友出来走走顺便一起吃个饭,说咱们都好久不见了嘛,现在春天都到了,你家那个藏得深深的男朋友还不能带出来见见人?

蔺晨的第一反应是拒绝的。

他家的长苏,见什么见,金屋藏娇知道么。

不过又莫名又有点心虚,他和未名是高中里认识的,打打闹闹这么多年简直是一条裤子一起穿的交情了。

再说人家的男朋友朱砂自己也是天天见,喝酒调戏的事真没少干过,怎么说这么拒绝也显得不厚道。

小蔺大夫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清风徐徐,天气晴朗的没有一丝云彩,倒是个出去玩玩走走的好时节。

春日令,漠漠轻寒。携两三好友,共赏此景,倒也不失为美事一件。

长苏身体这两年也逐渐转好,见见人散散步也是不错的。

想通了的小蔺大夫就在微信上敲他家长苏,问周末宝贝你要不要出去走走顺便吃个饭,见见我高中兼大学同学?

自从梅长苏被蔺晨发现了QQ匿名告白一事,就再也不和他通QQ了,理由很简单,丢人。

“丢人么?”蔺晨问他。

“很丢人。”梅长苏诚恳的回答他。

于是蔺晨就凑过去亲他,却并不深入,浅尝辄止。

“人都撩到了,还怕丢人干什么。”

梅长苏只是笑。

然后继续弧蔺晨到地老天荒。忍无可忍的某人索性拿了梅长苏的手机下载微信,申请了个微信账号,好友一加就转战微信。

很快就有回复过来了,显然是在病床上无聊的紧,看到蔺晨说要出去玩显得特别开心,可还是端着架子:

“那蔺大夫,苏某应以什么身份与之同去呢?”

蔺晨很正经的敲上字去:

“他们说是要见见我男朋友。”

“去不去?”蔺晨问,愉快的调戏自家病人。

“你还有别的像我这么有男友力的男朋友么?”

“哦。”小蔺大夫表示,某人自从2月29号以后,就越发的不要脸了。

好吧,他喜欢。

既然决定了就去。蔺晨很快给未名发了肯定的消息,而未名的速度也是一流,一天之内就敲定了出行计划,收拾了东西明天出发。

考虑到梅长苏的身体原因,都是一些离家较近景色却意外不错的地方,就是走走玩玩,不怎么耗费体力。

樱花绽开,春草刚生。

风一吹,是漫天的樱瓣随风落下,飞飞舞舞,兜兜转转,一会儿向上而去,一会儿又飘散落到了地上,沾染上了些许尘土。

太阳明晃晃的高挂在天上,虽说是骄阳似火,但偶尔有伴有清风吹过,今日出行,倒是不失了这一番好春光。

南湖因是5A级景区,陆陆续续到来的旅人倒是不少,但胜在景色宜人,被自幼能吃能玩,在玩的方面自称第二连蔺晨的不敢当第一的未名当作了几个人见面的地方。

梅长苏和蔺晨拉着手并排走着。

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放风一趟,梅长苏表示出了百万分的热情和开心,一路上都是走走停停的,见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都要拉着蔺晨停下来看上个半柱香的时间,直到蔺晨忍无可忍,可怜兮兮的求着哄着才继续往前走去。

春日正好,树上的鸟儿也耐不住寂寞,唧唧喳喳的欢叫着,奏唱出一首独属于春日的赞歌来。

就这么一路边走边玩,两个人到达几人约定的地点时,未名和朱砂已经在那里坐在等了有小一会儿了。

还隔着老远朱砂就瞧见他俩了,笑着给两人招手:“这里。”

末了放下手浅笑着补充,说就差你俩了,南湖就要早上转才有意境,又清净又好看,现在都十点半了,要抓紧玩了。

梅长苏于是就敛了眉吐吐舌头,一副歉意满满的模样。听了朱砂的话便低头笑笑,说好啊。

蔺晨不要脸惯了,倒是没有一点身为晚到者的自觉,淡淡应了声。

“哦,那就走吧。”

春日正好。


–––––––––––

南湖,离现实中我家很近的地方。

很期待有一日,与你共游南湖,赏柳絮缤纷,踏春日盛宴。 @芷玥

评论(4)
热度(36)
©屿笙俱来 | Powered by LOFTER